第106章 子虚乌有的事



阅读库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首富从90年代捡漏开始第106章 子虚乌有的事
(阅读库www.yuedsk.com)(阅读库 www.yuedsk.com)    “第二个吧,若我手上有东西,将优先考虑瑰宝斋。”

    周阳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这才90年啊,怎么就有瑰宝斋这种店铺。

    是不是还有周大福?

    按理说,商铺经济还并未发展起来,一些米面粮油店面不谈,那是生活必须,但这类起名瑰宝斋的古玩店,应该不存在才对。

    收徒和交流还是算了吧,自己有计划,很难再抽时间耽搁。

    丁有为抱拳,感激道:“我这当掌柜的,在此谢过周阳小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到凤凰街,轻易便可找到瑰宝斋,我随时欢迎。”

    语罢,丁有为去和乔老农商谈事情后续。

    乔老农见到对方上前来,率先开口:“老板,此事就此了结,我一定好好教训我夫人,他实在太贪心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这件事我们不会闹大的,也没有人敢闹大。”

    他随便吩咐一人道:“快,去把我儿子叫回来。”

    乔老农拉着夫人,来到周阳面前,敦促道:“给人家孩子道个歉。”

    妇人虽然不甘,却只能扭扭捏捏,最后道:“周阳,对不起,我不应该那样做,你那一巴掌打得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栋梁直接傻眼。

    舅舅还好说,为人比较随和。

    舅妈就不一样了,分明就是个得理不饶人的彪悍妇女,被周阳打了一巴掌,竟然当场道歉了?

    他现在都记得,小时候舅妈被舅舅打了一巴掌,硬生生让舅舅下跪道歉,才从娘家回来。

    “舅妈变了,变得心软了……”

    实际上,不是二人变了,是他们权衡利弊发现,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丁老板铁了心要保周阳,自己这边硬要逼迫年轻人道歉,不就是和丁老板过不去吗?

    自己手上的夜明珠原石卖不出去怎么办?

    再者,乔老农虽然是地地道道的乡下人,却也知道凤凰街的名号。

    那是整个三江市的商业中心。

    这么说都不确切,凤凰街中汇聚着临江四市各种有实力的商铺,依靠望江龙湾,形成规模效益,面对整个临江四市的消费群体。

    能在那条街开店的人,都不简单。

    这种人怎么得罪得起?

    而面前的周阳,差点成为丁老板的师傅,这更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乔老农心里都有最坏的准备,要是周阳不原谅,他就主动给妇人一巴掌,再自罚一巴掌,请求原谅。

    周阳点头:“大家都是聪明人,事情就到此结束吧。”

    乔老农和夫人连连弯腰,感激道:“谢谢周小友仁慈!”

    “我乔某人感激涕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家开始热热闹闹的吃饭,不断有人上来给周阳敬酒。

    一位中年人端着酒杯上桌,给周阳满满斟上一杯,道:“周阳,这是我娘家的西凤酒,刚才特意回屋里的窖中取来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周阳顺意嘬了一口。

    味道果然很纯正,一股热流直接从喉咙眼流到心窝子,一个字,滑。

    紧接着第二人又来。

    一批人敬完以后,乔老农拉着夫人来敬酒。

    “周阳,我们先自罚一杯。”

    周阳蛮脑门子黑线。

    这都喝十来杯了,杯子虽小,却有接近一斤的量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些白酒普遍都才三十六度,三十八度的水平,自己早趴桌上不省人事了。

    但即便这样,也不能再喝了,再喝下去,就无法保持理智。

    “别她娘光敬我酒,让我吃点头孢行不行?”

    一直喝酒,周阳还没来得及吃桌上的东西,实在是村民们盛情难却,一波接着一波,像是车轮战一般。

    敬酒地同时还放彩虹屁,夸赞周阳海量,胆识过人。

    周阳瞧见乔老农和夫人眼泪都快憋出来了,这杯酒不喝,意味着自己未曾释怀,二人还将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“娘的,等我缓缓,吃两块萝卜。”

    周阳夹了几块熟萝卜,又喝了一碗萝卜汤,想要稀释胃里的酒精,可这粮食纯酿的酒就有一个特点,跟蚊香似的,缓慢起效,看起来没了,实际上悄无声息蔓延。

    周阳端起酒杯:“来,喝,一口干。”

    趁着对方夫妇喝酒的刹那,周阳把杯中酒倒到了汤碗里。

    不可能再喝。

    打死都不可能喝。

    周阳怀疑这些人想把自己灌醉,再偷偷把唐云纹衣裳偷走。

    想的美!

    乔老农夫妇如释重负,这才心满意足离开。

    周阳在座位上,继续吃芋头,细嚼慢咽,瞧见大家都不动筷子,问:“吃啊,你们怎么不吃?”

    薛大海问道:“周阳,酒好喝吗?”

    周阳点头了又摇头:“山珍海味吃多了也食之无味啊。”

    薛大海看着自己杯里的茶,道:“你不喝给我们喝啊,倒了干嘛?”

    “周阳,我这辈子还没喝过西凤酒呢,啥滋味?”对桌的乔栋梁道。

    “孩子,连喝十杯白酒什么感觉?我只是在过年时能喝上三两杯。”

    周阳这才注意到,场中所有人喝的都是茶水,唯独自己一人喝了十杯酒。

    酒毕竟是消费品,不可能人人都喝得起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是紧俏货……”周阳拍了怕薛大海的肩,道:“苦了你了,放心,到了高坪,酒管够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院子外响起一阵吵吵声。

    “打人者就在院子里!”

    紧接着,院门推开,率先进门的是赵德柱,紧接着是一老一幼两人。

    老的人胡须能有巴掌长,头发能有两个巴掌长,乍一看,鹤发童颜,苍老的面庞中透着红润。

    是镇子里有名的老人,辈份很高,说的话很有份量。

    每当镇子里有什么矛盾,只要请出老人,一定能得到个公平公正的解决。

    这就叫威信,是老人用大半辈子的身体力行建立起来的,大家都服气。

    而年轻人是他的孙子,三十岁出头的模样,同样是说话算数的人。

    赵德柱把老人带到周阳面前,道:“老头,你不是能主持公道吗?”

    他指着周阳,又指了指肿着半边脸的女人,道:“此子,为了两件爱财物,出手打人,把人家脸都打肿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就这么暴力,长大了还得了?”

    老人看眼脸庞发肿的女人,手里的拐杖柱了柱地,威严道:“孩子,你当真出手打人了?”

    周阳狠狠瞪了赵德柱一眼,当即打算承认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乔老农率先走出来,摆手道:“老首领,这是哪里的话啊,根本就是没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夫人的脸,是被我打了一巴掌,唉,你也知道,我这人不发火还好,一发火就没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老人看了眼赵德柱。

    赵德柱:“?”

    自己去找能够主持公道的人来,容易吗?

    跑一大截路,人生地不熟的。

    就是帮你追回两件古玩,现在你胳膊肘往外拐?

    你和周阳是达成了什么py交易?

    赵德柱语塞:“老东西,你问受害者,别问这其他人!”

    老叟年逾古稀,对于赵德柱不敬的称谓,只是一笑置之,走上前询问受害者。

    “乔氏,你被谁所打,尽管如实说来,不要有所顾忌,我会为你主持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女人看了眼老叟,又看了眼男人凶狠的目光,早已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她摸着脸,道:“我男人打的。”

    老叟追问:“真不是这孩子打的?”

    老叟偷偷看了看周阳略显红肿的右手,心有猜测。

    女人摇头:“老首领,你可别听风就是雨啊,这孩子一看就是老实人,他打人,这是子虚乌有的事!”

    乔老农跟着附和,指着赵德柱:“这是杜撰的事情,老首领,你别信。”

    赵德柱当场骂街:“我曰你奶奶……”阅读库 www.yuedsk.comyuedsk www.yuedsk.com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首富从90年代捡漏开始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首富从90年代捡漏开始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首富从90年代捡漏开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首富从90年代捡漏开始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